乾进娱乐官方版-瑞幸罢免陆正耀失败,董事会夺权大战升级

  来源:硅星人

  作者丨CJ

  瑞幸咖啡到了哗啦啦大厦倾倒的时刻,陆正耀忽悠悠一场大梦仍未醒。

  当地时间7月2日,已经被退市的瑞幸咖啡召开董事会议,并在前一天发布瑞幸咖啡财务造假的证据,诉求只有一个——驱逐陆正耀。

  然而随后发布的瑞幸咖啡公告显示:投票未能达到实际采取行动所需的三分之二门槛,不能罢免陆正耀的董事长和董事职务。

  这说明瑞幸咖啡董事会内斗的第一局,陆正耀获胜。

  从最早推出前首席运营官刘剑“抵罪”,到罢免前首席执行官钱治亚,陆正耀还在极力洗清自己在这场瑞幸咖啡造假骗局中的角色。

  但蒙受了巨大损失的资本方无法让他全身而退,瑞幸咖啡也在公告中指出:陆正耀也参与了瑞幸财务造假,并且在内部调查中不予配合。

  此前公众一直在怀疑,瑞幸咖啡的独立调查会是真调查还是走过场。从要求罢免陆正耀的调查结果来看,至少董事会内部分裂,有一方已要求陆正耀为瑞幸事件负责。

  目前,瑞幸咖啡董事会由八人组成:陆正耀、郭瑾一、吴刚、曹文宝、刘二海、黎辉、邵孝恒、庄伟元。

  品玩/PINGWEST此前报道过瑞幸咖啡董事会的内斗:黎辉为大钲资本董事长,刘二海为愉悦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他们与陆正耀原本有“铁三角”之称,如今“铁三角”的董事会内斗已经公开化。

  此次罢免陆正耀失败,三天后便轮到陆正耀一方发起反击。6月20日,瑞幸咖啡发布公告称,将于7月5日召开临时股东大会。该大会将讨论解除董事长陆正耀的董事任命,解除黎辉、刘二海的董事任命,以及解除独立董事邵孝恒的任命。

  7月5日的股东大会由陆正耀控制发起,他的目的并非为了罢免自己,而是要让黎辉、刘二海就此出局。

  而瑞幸咖啡董事、代理CEO郭瑾一曾是陆正耀的助理;曹文宝自2018年6月起担任瑞幸咖啡高级副总裁,负责店铺运营和客户服务;吴刚自2019年3月起担任瑞幸咖啡副总裁,负责战略伙伴关系,自2020年4月以来一直负责供应链管理。

  独立董事邵孝恒、庄伟元则是此次瑞幸内部独立调查组的负责人,调查的结果在此次董事会前一天发出,要求陆正耀离任,二人的立场也可以窥见。

  瑞幸咖啡的掌控权之争,也将在7月5日更为分明。

  在召开董事会议寻求罢免陆正耀的前一天,瑞幸咖啡发布了财务造假的调查结果,用证据坐实其财务造假行为。

  瑞幸咖啡在新闻稿中表示:在内部调查过程中,其特别委员会及其顾问调查了从60多个托管人那里收集的55万份文件,采访了60多名证人,并进行了广泛的法务会计和数据分析测试。 

  调查结果显示:瑞幸咖啡从2019年4月开始伪造交易。公司2019年的净收入夸大了约21.2亿元(第二季度2.5亿元,第三季度7亿元,第四季度11.7亿元)。

  2019年瑞幸咖啡的成本和支出被夸大了13.4亿元 (第二季度1.5亿元,第三季度 5.2亿元,第四季度6.7亿元)。

  瑞幸咖啡还表示,该公司的前首席执行官钱治亚,前首席运营官刘健,以及向他们报告的某些员工参与了虚假交易。并且支持虚假交易的资金是通过公司员工和/或关联方相关的许多第三方汇入了公司。 

  瑞幸咖啡董事会用以上证据罢免了前首席执行官和前首席运营官。此外,董事会还决定要求陆正耀辞任董事、董事长职务。

  在陆正耀之外,瑞幸咖啡董事会进一步决定解雇其他12名员工,这些员工在前首席执行官和前首席运营官的指导下参与和/或对虚假交易知情,包括先前被停职的员工。另外15名员工将受到其他纪律处分。 

  瑞幸咖啡从120亿美元市值蒸发到如今的6000多万美元,给美国的个人和机构投资者一个狠狠的教训,也让中国企业群体的海外名声蒙受了损失。

  瑞幸咖啡创造了纳斯达克最快上市纪录和最快退市纪录,已经进入场外交易。股民们还在瑞幸咖啡退市的震惊之中,在推特上询问:“瑞幸咖啡怎么了,为什么股票代码变了,请解释一下。”

  甚至还有股民相信瑞幸咖啡目前价值被低估,管理团队换血后会“逆风翻盘”:“与瑞幸咖啡新的董事会和新的管理团队到位时将实现的潜在价值相比,该公司的价值被大大低估了。这将是伟大的逆风翻盘故事之一。6400多家门店啊,昨天每股还不到3美元。”

  美国投资界则在呼吁警惕新“中国骗局”,称:中国企业知道投资者在寻找哪些关键的增长指标,据此包装出一个增长故事。

  而美国证监会对于中国企业在美上市交易严格监管正在进行立法。

  但此时此刻,那些损失惨重的机构与股民,那些漫天飞的瑞幸优惠券,那些中国企业的海外声誉,都不在小蓝杯心上。

  他们只有眼前的夺权,和远方的神州系大厦倾倒。